福缘网赚-国内最大的手机网络赚钱项目资源论坛平台感谢一路上有你!

中国欠债能力:低估政府 私人部门受限

发表时间:2019-05-27 12:58  

  瑞达利欧在《债务危机》这

本书中,总结了过去100年间的主要债务危机,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债务大周期模型,并讨论了化解各类债务危机的要素条件。达利欧认为,债务周期主要可以分为“通缩性债务周期”和“通胀性债务周期”,主要取决于泡沫破裂时的物价指数是通胀还是通缩。同时,他认为,债务危机化解的关键是决策者将坏账损失进行跨时间和跨利益主体分摊,而决策者是否有能力这么做取决于:决策者是否能保持债务计价货币的币值稳定;决策者是否能对债权人和债务人施加影响。《债务危机》的出版是恰逢其时的。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全球的学者和监管方都致力于剖析危机爆发的根由,同时也有许多人试图将次贷危机同历史上爆发的危机进行对比,试图更全面地理解其发生的原因。该书对历史上爆发的债务危机进行了系统的梳理,提出了自己的分析框架,对债务危机的起因、流程和化解都提出了有深度的见解,其对于学术界和监管部门的参考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达利欧对于债务周期或债务危机的分类是有其科学性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达利欧是从危机爆发时的核心经济表象特征来进行分类的,然而,我们也可以从危机爆发的根由出发,对债务危机进行分类。事实上,通缩性债务危机可以理解为私人部门信用危机,银行惜贷和私人信用的萎缩带来通缩;而通胀性债务危机可以理解为政府部门信用危机,货币大幅贬值,以本币计价的外债激增,进口成本激增,推动通胀率的不断上扬。《债务危机》的三个重大案例中,德国的债务危机属于政府部门信用危机,而美国债务危机和美国次贷危机则属于私人部门信用危机。


  按照信用危机出现的部门来划分危机,好处是危机爆发后的应对措施会更加清晰。如果是政府部门信用出了问题,获得他国或者国际组织的支持,减免外债、增加出口、吸引资本流入、增加外汇储备、保持汇率稳定,是首要任务,而简单的增加货币供给则只会带来通胀,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如果是私人部门信用出现了问题,那么为私人部门提供流动性和担保、补充抵押品等措施就比较恰当了,而简单地增加货币供给则只会增加体系内的支付流动性,而无法扩张社会的信用规模,很难解决问题。


  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美联储采取的扭曲操作是一个经典之作:央行用短期国债置换市场中的长期国债,货币供给总量并没有改变,而短期国债是银行拆借时更为常用的抵押品,因而改善了银行间信用的扩张。值得注意的是,政府部门信用危机和私人部门信用危机爆发后,简单的货币供给增加都不能从根本上化解债务危机,但却是监管方常用的手段。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货币供给的增加带来的财富再分配可能是其主要的目标结果,而对于危机的化解则未必直接有效。《债务危机》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当前的债务问题及其解决方法。改革开放40年来,以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通过国家信誉担保,有效动员民间资金,以金融的稳定,支持了经济的高速发展。然而,社会信用体系中,市场信用基础结构薄弱,而以政府为主体的信用体系有局限性,带来资源配置的扭曲。由于有政府的信用支撑,银行的信息生产不充分,尽管降低了负债企业的融资成本,但也可能带来了过度负债,资源配置就不合理了。

说两句吧: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